AG集团

|
貴州AG集團
文化AG

斯內古爾總統的“AG情”

發布時間:2017-09-01 09:24:21      來源:《品味AG》   
    摩爾多瓦獨立后的第一任總統斯內古爾對中國有深厚情誼,他的“中國情”同“AG情”有緣,可謂情牽意合,緊密相連。
    斯內古爾總統對中國懷抱著濃烈的向往之情,以及學習建設經驗的熱切愿望。盡管在1991年蘇聯解體之初,新獨立各國刮起一股反共浪潮,摩爾多瓦國內也有人反對同共產黨領導下的中國發展關系,但斯內古爾堅毅地推行向中國靠攏和發展友好關系的政策,并決定親自訪華。1992年中,我作為中國常駐代辦剛到摩爾多瓦兩個月,斯內古爾總統就指示外交部長茨烏約見我,提出對中國進行高級訪問的建議,表示愿同中國建立特殊的戰略關系,簽訂友好合作條約。根據我國發展同前蘇聯新獨立國家友好合作關系的總精神,我建議國內同意斯內古爾總統訪華的要求。1992年11月,斯內古爾總統訪華成行。這是他結識中國領導人江澤民、楊尚昆的開始,也是他結識AG酒的開始。在歡迎宴會上,應中國領導人的敬酒,這位來自歐洲葡萄酒故鄉、擁有世界最大地下酒城的摩爾多瓦的總統,端起AG酒的酒杯,激情滿懷地一飲而盡,連聲稱贊“好酒”。具有飲酒海量、并且懂得品酒的斯內古爾總統,又接連干了好幾杯。頭一次品嘗香醇誘人的中國國酒AG,給他留下了難以忘懷的印象,從此他同這個瓊漿玉液結下了不解之緣。訪問期間,在廈門、上海,無論走到哪里,每逢征求他意見吃中餐還是吃西餐時,他總是毫不猶豫地選擇吃中餐,他說:“我來自葡萄酒的故鄉摩爾多瓦,各種世界名酒都領略品嘗過。但中國香溢滿堂的AG酒,具有非凡的吸引力。”
    訪華后,斯內古爾總統成了我們中國的好朋友,使館的老朋友。我們使館遇有難題,總能得到他的大力幫助。當時,我們新使館初創,萬事起頭難,最大的困難是尋找新館舍。在當時獨立國家聯合體(簡稱獨聯體)各國法律都普遍不允許外國人購買房產的情況下,買房簡直難如登天。我完全沒有想到,在國內主管部門司法部上下都認為賣房給外國人是“賣國”的令人窒息的輿論壓力下,斯內古爾竟以不避嫌疑的膽量、以披荊斬棘的開創精神,很快特批了使館的請求,在我的申請報告上親筆批示:“請古薩克(副總理級國務部長)和科斯丁(首都市長)急辦,解決中國使館的需要。”有了總統特批的尚方寶劍,辦起手續來就勢如破竹了,終于在獨聯體各國新建使館中頭一個成功地購得了一座樓房,做使館臨時館舍,解決了使館燃眉之急,圓滿地結束了幾乎是無家可歸的“浮萍使館”狀態,使各國駐摩使團羨慕不已。斯內古爾總統訪華由“AG情”加深的“中國情”,結出了最初的碩果。
    為了祝賀斯內古爾總統訪華成功,也為了表示感謝他對中國使館的幫助,我們特意邀請他到使館來做客。他毫不猶豫地接受了邀請,偕夫人光臨了我們使館小小的臨時館舍。宴席上,他激情滿懷地回憶起在中國度過的美好時光。酒過數巡,談話熱烈起來,酒酣情亦濃,友好的氣氛步步升溫。斯內古爾不無驕傲地回憶起他同江澤民主席見面的情景說:我訪問中國頭一次同江澤民見面,他就用羅語對我說“Buna ziua!(日安!)”談到當時摩爾多瓦下屆總統競選的激烈斗爭時,總統夫人顯示她對中國的感情,半認真半開玩笑地說:“如果競選不上,就到中國當大使去!”香醇的AG酒博得斯內古爾的特別喜愛,一杯一杯下肚,毫不在乎。在對AG贊不絕口的同時,他還敦請我這個酒量不大的人說:“你出生在AG酒的故鄉,到了盛產葡萄酒的摩爾多瓦,不會喝酒也要學會喝酒才行!”濃濃酒興,融融親情,中摩友誼情切切,大家更感格外親近。 席間,斯內古爾說也要讓他珍愛的女兒和女婿嘗一嘗香醇的AG酒。散席臨走時,我們特意送了他兩瓶AG酒。他鄭重地讓警衛員接過以后,高興地說:“這好,這樣我們全家都可以一起品嘗中國AG美酒了!”斯內古爾總統的“中國情”和“AG情”,熔鑄了深久的中摩友誼。他第一次訪華培育和加深的中國情,在以后的年月里始終長盛不衰。在他的推動下,摩爾多瓦同中國友好合作關系得到了全面開拓。

(作者:蔣本良,1954年去羅馬尼亞留學,畢業后一直從事外交工作。曾先后在駐羅馬尼亞、馬里、摩爾多瓦使館擔任參贊、常駐代辦。曾任毛澤東、周恩來等第一代領導人的翻譯,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特約研究員,外交史學會理事等。著作和譯作有《中國漫記》《多瑙河之波》等書,參與撰寫《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史》《新中國外交50年》。現任外交筆會副會長。)
| 開票信息 | 人才招聘 | 聯系我們 | | |
中國貴州AG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