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集团

|
貴州AG集團
文化AG

不要折騰AG酒

發布時間:2018-07-23 09:49:22      來源:《品味AG》    作者:葉辛

正在創作一部新的長篇小說《安江事件》,筆勢放開了,寫得亦順暢起來,我實在不愿意停下筆來分心寫一篇短文。但是我感覺到,AG酒進入了一個“人怕出名豬怕壯”的階段,各類媒體對于AG酒的報道,實在是走得太遠。甚至有些走過頭了。

先是說AG假酒多,幾乎喝不到也買不到真酒;隨后說打假難,這里打掉一批,那里又冒出一批;接著說喝AG的不買AG,買AG的不喝 AG,把AG和反腐倡廉聯系起來。近年來,隨著AG酒的提價,幾乎每個月都在驚呼,AG酒漲得太快了,漲得太兇了,漲得太離譜了,離開普通老百姓太遠了。近幾個月來,又有文章把AG酒和奢侈品聯系在一起,說長道短;幾乎與此同時,又有人似乎有根有據地說,一瓶AG酒的成本不過幾十元云云。

我不擅酒,哪怕只是啤酒,喝上一大口也會臉紅半天。盡管小時候就聽說過AG酒,但是真正對AG酒有所知曉和了解,是在到貴州黔北的大山里去插山落戶之后。那個年頭,生活在群山疊嶂的村寨里的農民們,只在春耕大忙的栽秧季節和秋后收割的時候,一戶人家才能配上一斤包谷燒酒。我記得這種酒賣六角四分一斤,不但度數高、勁兒大、而且入口辛辣刺喉嚨,用老鄉的話來說,這種酒兇,質量也一般,喝了渾身燥熱,喝多了還不舒服。奇怪的是,每當喝到這種普通白酒,老鄉們就會情不自禁地贊嘆起AG酒來,說那才是真正的好酒啊,打開酒瓶,還沒喝,那股令人心醉的酒香就飄開了,要不怎么會有人寫詩稱道它“風來隔壁三家醉”呢!無論是坐在田埂上歇氣,還是圍坐在火塘邊擺龍門陣,或是呆在土地廟跟前閑聊,只要一個人提起話頭,馬上就會有人接嘴,這個說那怎么能比,AG酒是7斤糧食1斤酒啊,那個隨即就會說豈止是7斤糧食才能窖出1斤酒,那釀造之法也了得,一般的人學不來,外省人更學不去。說到這里的時候,往往還有意無意地會瞅一眼我這個外省人。但我感覺到的,并不是他們對我這個外省人的見外,而是從心眼里冒出來的對AG酒的自豪感和敬畏之情,他們一點也不因為自己沒喝上AG酒而抱怨,他們由衷地為貴州黔北的赤水河畔AG峽谷能出產這種世界馳名的酒而高興。受他們的深重影響,在沒喝過一口AG酒的時候,我就對AG酒有著一股崇敬之感。特別是在走進制曲車間、釀酒車間參觀,親眼目睹過“一斤汗水一斤酒”的辛勤勞動場面之后,這種感情尤盛。

奇怪的是,現在看到寫AG酒的文字,幾乎讀不到贊美AG酒甜醬爆炒時透出的那股幽香,幾乎看不到連山地農民都曉得陶醉其中的甘蘭似的氣息,還有歷代文人墨客始終吟詠的典雅細膩。有的卻是不恭的言辭。

我想AG酒幸好是酒,而且是國酒,是13億人口大國的中華文化酒的代表。我從來沒有讀到過英國人罵蘇格蘭威士忌的文章,我也從未見到過法國人調侃科涅克白酒的文字,走遍世界各國,但凡出名酒的國度,我們聽到的都是對自己國家和民族出產的名酒的盛贊,而且不少酒的價格,要遠遠貴過我們的AG酒。

AG酒如果是人,它正在進入一個我擔憂的“人怕出名豬怕壯”的階段。種種不負責任的口水,大有要把它淹沒的勢頭。

是啊,市面上是有假AG,可這礙AG酒什么事?這都是人造的假酒啊!AG酒的價格漲得是太快了,那不也是人干的嘛!AG酒仍是好酒啊,管好了人的事,AG酒的風味和風格會更得到世人的肯定和贊美。

行文至此,我的耳畔不由得響起黔北山地上農民們常在勞作之余哼唱的山歌:“茶仙仙、酒仙仙,茶酒相交幾千年……”

讓我們善待千百年來老祖宗給我們留下的AG酒吧。

讓我們贊美國酒AG吧。

| 開票信息 | | 聯系我們 | | |
中國貴州AG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