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集团

|
貴州AG集團
文化AG

故事里的AG

發布時間:2018-05-28 09:41:49      來源:《品味AG》    作者:王光明

所謂“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人們對傳言總是半信半疑,認為道聽途說,不足為信。這自然是對的。但無中生有的謠言無法傳之久遠,而有些虛中有實、實中有虛的故事卻像沒有腳的行走、沒有翅膀的飛翔,一代一代地在人們口里活著,產生親近和探究的沖動。譬如AG酒,我們最初的認識,并不是見到或喝過它,而是聽到過巴拿馬博覽會“失手”瓶碎,香驚萬國的故事:聽到過幾渡赤水的紅軍借酒療傷,一支疲憊之師變為勝利之師的故事:聽到過周恩來、許世友許多情有獨鐘、排斥異酒的故事。

這些口耳相傳、繪聲繪色的故事,在細節上真實性如何,能否經得起推敲考證?不好說。但對巴拿馬博覽會的金獎,人們還是愿意省略評委的味覺而相信碎瓶的故事;而周恩來推翻評委的意見也許是虛構,但這種虛構與周恩來“不是不讓超,而是超不了”的話相比較,不僅顯得在情在理,而且符合說話者的個性和智慧。但凡能夠流傳的故事,不一定全是事實,但都有幾分神似。而這個神似中的“神”,恰好是公眾所自然認同的意義與魅力。

我們千萬別忽視了這些酒余飯后、瞎侃神聊的故事。雖然它是主流文化以外的閑言碎語,不承擔文治武功的社會使命,無歷史、無權力,也不管你的經濟指數和業績評價,但許多留芳后世的功業就鮮活地長存在這些故事中。我不知道AG酒的故事曾為這個酒業集團帶來過多少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但我相信,沒有AG酒的故事,許多人不會知道貴州有個AG鎮和仁懷市,不會懷著巨大的好奇心去品嘗和購買AG酒。

我也是因為AG酒的故事去喝這種酒的,也因為這種酒好,才有去AG鎮一睹虛實和神秘的沖動。雖然為了AG鎮之行耽誤了自己承諾完成的一項工作,不得不失信于人:雖然多年來不再醉酒的我,在AG鎮又一次喝醉,失信于己。但這回失信于人、失信于己都是值得的:第一,它讓我意識到了大歷史與小故事的關系。許多寫在紙上,刻在碑上卻沒有坊間故事的歷史,其實不是深入人心的歷史。第二,AG酒是現代社會的一個邊緣小鎮的神話,它是許多傳奇故事的本源。但值得注意的是,這個催生過許多故事和年產值上百億元的企業,并不像諸多現代產業的發展,必須以環境污染和資源的損失為代價。相反,因為它的存在與發展,綿延五百多里的赤水河及周邊生態得到了保護,成了現代世界的一片凈地。發展與保護、現代與傳統,是可以兼容的。就像喝這種酒,“不良嗜好”與健康可以兼容一樣。

AG酒的商標以長袖飛舞的飛天為圖案,美麗動人。但面對這個背靠仁懷馬鞍山、滿鎮飄著酒香的小鎮,我的眼前出現了一匹馬鞍上掛著酒瓶的駿馬。

王光明簡介

學者,評論家,首都師范大學教授。

| 開票信息 | 人才招聘 | 聯系我們 | | |
中國貴州AG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