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集团

|
貴州AG集團
文化AG

詩酒話AG

發布時間:2018-05-02 09:06:31      來源:《品味AG》    作者:紅柯
    乘飛機到重慶,再坐長途汽車奔貴州,沿途全是隧道和橋,真正見識了貴州的群山。大西南多山,但四川與云南還有相當數量的盆地,貴州全是山,而且都狀如利劍直指蒼天。毛澤東最好的詩詞全寫在長征路上,僅在貴州就有《婁山關》、《十六字令》三首。十六字令在古代也很少,全文三句僅十六個字。后來讀到日本的俳句,更精悍,也是三行。我講授寫作學,我認為寫作也有一個經濟學原則,投入最少贏利最多,把這個原則運用到寫作學就是用最少的文字表達最多的意思。俳句是從唐人絕句發展過來的,用的文字比絕句更少。十六字令大概是最短小的詞了,有民歌色彩,屬于竹枝詞。毛澤東用最少的文字來描寫連綿起伏的群山,大概也是一種獨特的生命體驗,因為當時的紅軍從三十萬變成了二萬,到了臨界點。其中的句子如“快馬加鞭未下鞍,驚回首,離天三尺三。”“刺破青天鍔未殘,天欲墮,賴以柱其間。”毛澤東青年時的《沁園春·長沙》的結尾也這樣寫過:“到中流擊水,浪遏飛舟。”那是他的宏愿,“糞土當年萬戶侯”,要做“中流砥柱”。長征時毛澤東正當壯年,來到云貴高原也就是地理學上所謂的中國地形的第一個臺階到第二個臺階之間,“刺破青天”,“賴以柱其間”,成為了天地之柱。六七個小時的漫長山道上,我把早年讀過的毛澤東的詩句與詩中所寫的群山一一對應,就不僅僅是身臨其境了。
    在遵義待了一天,趙劍平帶來了AG酒,我也只是象征性地抿一下。我已經五六年不喝酒了。參觀了遵義會議紀念館,是一個軍閥的宅子,我跟中國社會科學院的葉廷芳先生找毛澤東住過的房子,小樓上有周恩來的、彭德懷的、朱老總的,就是找不到毛澤東的,我去找工作人員打聽,小姑娘說:“毛主席沒有在這里住。”我和葉先生就猜測毛澤東當時剛剛獲得發言權,大概跟戰士住在一起,不是篝火旁就是露宿在哪塊石板上。
    這次活動的終點是赤水河邊的AG鎮,紅色之旅與中國最好的酒廠奇妙地結合在一起。我生長在關中農村,后來又在技工學校工作十年,經常帶學生下工廠實習,新疆的煙廠、酒廠、鍋爐廠、機械廠都有我的學生,農村、工廠、學校我都比較熟悉。參觀酒廠時我就格外注意AG酒的生產工藝,其中兩個環節很重要,即開放式發酵與封閉式發酵。我腦子里馬上閃出《易經》的太極圖式,即陰陽兩極,一陰一陽謂之道,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宇宙天地全都包含在八八六十四個變化無窮神秘莫測的符號里。封閉式發酵把酒醅深埋于窖中,吸大地之陰靈,開放式發酵把酒醅堆放在地面,采納天的陽氣,通過蒸餾,化天地的精氣神韻、五谷的精華營養為玉液,萬物又歸于一,合乎道家的“道”。AG酒不可易地生產,因為不能帶走AG鎮的陽光空氣,風土萬物,不能在大地上克隆一個“AG鎮”。AG酒含有的有機化合物不僅僅是一百七十種,還有許許多多科學儀器無法測定的復雜成分,這又合乎《易經》對天地宇宙形象而又抽象的演繹。AG酒完全是一種東方哲學、東方智慧。地中海文明有希臘神話,其中有大量的有關葡萄與葡萄酒的描寫,《荷馬史詩》中用葡萄酒的顏色形容落日染紅的藍色的地中海波濤。《易經》就是中國的創世紀,是中國的原始史詩。先秦思想的源頭就在《易經》中,由《易經》過渡到《老子》,《老子》可以說是諸子百家的大綱,由《老子》分化出孔子的儒與《孫子兵法》,即陰性的文與陽性的武,再分化出百家思想,這些帶“子”的先賢相當于希臘神話中的眾神。歐洲文明有古希臘,有文藝復興、啟蒙運動、法國大革命、工業革命、地理大發現,貫穿其中的就是人的大自由大解放,同樣也是葡萄酒和啤酒的歷史。中國有所謂周秦漢唐的輝煌,有所謂的先秦思想、魏晉風度、五四精神,貫穿其中的也是人的大自由、大解放,同樣也是一部酒的歷史。酒幾乎與中國的農業文明同步,酒的始祖杜康一點不亞于老子、孔子。魏晉風度與酒的關系更密切了,竹林七賢,酒徒劉伶以及唐詩的頂峰詩人李白歷來是酒家的活廣告。竹林七賢中的嵇康是魯迅先生心儀的人物,魯迅的藝術格調直接魏晉,魏晉是中國人文學意識自覺的時代,直接的結果就是為盛唐作了準備,魯迅在五四這個大時代,把他的藝術之根扎在魏晉是很有意思的。魯迅給我們留下了校勘完美的《嵇康集》,給我們留下了妙趣橫生的《魏晉風度及文章與藥與酒之關系》。
    五·四與先秦與魏晉的最大區別是文明的挑戰。中華民族五千年歷史上的危機基本上是政治經濟軍事層面,華夷互動,但中華的文化優勢巋然不動。鴉片戰爭以來的百年歷史,最要命的是我們遇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優勢文化,軍事經濟政治一系列改良一一失敗,大清王朝也玩完了,民國完全是歷史過渡,中國需要一種文化革新。二十世紀初的幾個事件是有其內在聯系與象征意味的。殷墟的發現,西域以及敦煌的發現,AG酒在巴拿馬國際博覽會獲金獎,而且摔瓶子的舉動,我理解不錯的話應該是打爛以至碎為粉末,才能顯露出我們的本性,顯示出我們的生命力與創造力。從鴉片戰爭以來就是從外到里的粉碎過程,現在我們自己粉碎,我們顯示我們自己,當酒香沖天而起的時候,五四運動很快就開始了,顯示我們的思想風度精神的大時代來臨了。中共的領袖人物基本都是些文化人,五·四產生的文化人與草根民間的農民、工人、士兵的有機結合發酵,從封閉的底層到陽光下多次發酵就是一場偉大的革命。
    近代史很有意思,挑戰來自海洋,廣東得風氣之先,康梁孫中山就屬于開一代風氣之偉人。必須深入腹地,就到了湖南。湖南從明末清初國破家亡之際就出現了王船山,王船山的直接傳人就是曾胡李左,就是黃興宋教仁、蔡鍔,就是與之緊密相連的毛澤東。所以,湘江慘敗后的紅軍來到貴州也是上天有眼。中共的拜師學藝階段在貴州結束后,開始本土化了,開始獨立自主了。據說國民黨軍隊的飛機在這里炸壞了紅軍的電臺,中共與莫斯科與共產國際的聯系中斷了。長征歷時一年,也是中共與紅軍獨立發展的一年,到了延安,有電臺了,又聯系了,中共與紅軍已成熟了、長大了。王明也回來了,毛澤東去機場接王明時很有意思:“歡迎啊,天上來的客人。”王明以及二十八個半海歸派,基本上是天外之物,是空中飛人,與大地不沾連,沒接上地氣,沒有發酵,是夾生飯。貴州在中共歷史上的意義太大了。敵我雙方的各種記載都證明,紅軍把AG鎮上的酒喝光了,周恩來后來對尼克松回憶長征,紅軍把AG酒當藥用。湘江一戰,幾十萬紅軍僅存二萬多,可以說是遍體鱗傷了,AG酒可謂良藥,恢復元氣,醫治傷口。在國際上得過金獎的最好的美酒,把古老民族的自由精神與創造精神全都貫注到這支正義之師身上。毛澤東的詩歌藝術在這里也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毛澤東的詩詞大致可以分三個階段,長征前、長征途中、長征后。長征前的代表作就是《沁園春·長沙》,是抒發宏愿的。最好的作品寫在長征途中,也應了傳統文論所說的詩窮而后工。
    中國詩歌幾乎與酒共存。李白詩歌的核心意象就是酒與月亮。杜甫以至唐代詩人全是偉大的酒徒。唐詩的主要特征就是自由與創造,就是《易經》中所說的“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的創造精神。
    我的家鄉岐山是周王朝的龍興之地,但周人并不是岐山土著,而是從武功遷北方,轉戰到岐山。周原一下子興盛起來了,即所謂鳳鳴岐山。周文王演《周易》是有原因的,《易經》夏商就有了,即連山、歸藏,到周文王更系統更完整地固定下來了。周人在與戎狄的戰爭中,屢戰屢敗,在一次次慘敗中反復遷徙。根據岑仲勉先生的觀點,周人的祖先最早在西域塔里木盆地,很早就有了綠洲農業,周人東遷、北征,基本上是易經的太極圖式。《詩經》里的《公劉》基本上是周人的民族史詩,是周人的《伊里亞特》,《七月流火》就是周人的《奧德賽》,前者是轉戰,后者是尋找并建設家園。周人的一個分支封于毛,就是毛氏的遠祖,岐山現在尚有毛公寺,后來南渡就是湖南毛澤東的一支。秦腔的某些聲調與西域木卡姆相同,也與湖南的地方戲曲與方言相同,陜西古周原吃辣椒,一點也不亞于湖南人。毛澤東可以說是周人的后裔,長征到達陜北,算是“尋根”來了。周人滅商后,殷商的一個分支從東夷北上西遷至渭河源頭,與西戎融合,成為周王朝的牧馬人,西周滅亡,東遷洛陽,這支殷商的遺民在西周的廢墟上迅速崛起,這就是秦人。五百年耕戰,一統天下,秦始皇顯示了秦人的力量,也暴露他的遠祖殷商的缺點,殷紂王的影子幾乎與秦始皇合二為一。秦王朝完成了政治軍事的建設,卻沒有文化。楚亡于秦,但楚有屈原,《楚辭》在戰國中后期超過了北方的《詩經》,楚國在政治軍事上敗了,但在文化上處于領先的地位,就有復興的可能。秦失其鹿,其他幾國都不行,楚人卻再次興起建立強大的漢朝。陜西人司馬遷骨子里是一個浪漫主義者,李長之先生有專論,整個先秦文化歸于《史記》。毛澤東的《沁周春·雪》把秦皇漢武歸為略輸文采是有道理的。
    我覺得沒有必要把AG酒的歷史說得那么久遠,但AG酒絕對是后來居上,是在中原衰落以后成為龍頭老大成為國酒的。歐洲的歷史也是如此,文藝復興于意大利,政治革命于法國,殖民擴張地理大發現于西班牙荷蘭,工業革命于英國,科技革命于德國,整個歐洲也衰落于德國,所以施本格勒早早預言了《西方的沒落》。中國的文明也是如此,周秦漢唐興于關隴,后來就轉向東南了,宋元明清東南也衰落了,大西南這塊沉睡的土地保持了中華文明的創造力,在二十世紀初以美酒的形態出現在全世界面前……
    我在西域十年,不止一次醉臥草原,最長的一次三天后才清醒。草原的空氣、羊肉、氣氛,讓人的酒量大增。回到內地基本上不喝酒了,沒有了草原的氣氛,喝酒就是受罪。現在,我來到云貴高原,首先感受到的是清新的空氣,加上一幫好朋友,我開戒了,喝了八杯,還喝了AG啤酒,我又回到西域草原的自由豪邁的氣氛中了。
 
    紅柯簡介
    中國作協會員,陜西省作協副主席。主要作品有小說集《美麗奴羊》《躍馬天山》等。

| 開票信息 | 人才招聘 | 聯系我們 | | |
中國貴州AG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