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集团

|
貴州AG集團
文化AG

AG酒榮獲1915年巴拿馬金獎始末

發布時間:2017-08-03 09:44:01      來源:2005年11月3日《貴州日報》   
    AG酒在巴拿馬萬國博覽會上獲得金獎已經過去了整整九十年。“怒擲酒瓶震國威”的佳話讓好幾代中國人激奮不已。但是近年來因某名酒也公開宣稱獲得巴拿馬金獎,似乎讓已經過去了近一個世紀的歷史忽然發生了什么變故。那么,真實的歷史是怎么回事呢?

    一、美國招展遣說客華府籌賽總動員

    為了慶祝巴拿馬運河建成通航,美國國會1911年2月15日通過決議,1915年在加利福尼亞的舊金山市舉辦巴拿馬國際博覽會。當時的美國總統塔夫脫于1912年2月批準了這一決議,向世界各國發出了參展邀請。
    1912年初,美國派出舊金山大商人羅伯特·大賚(RobertDollar),肩負游說中國新政府派員參加巴拿馬太平洋萬國博覽會的使命專程前來中國。
    從有關巴拿馬太平洋萬國博覽會檔案資料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大賚在促成剛剛成立的中華民國政府下決心傾力參加此次世界博覽會一事上,起到了十分關鍵性的作用。他冒著時局混亂的種種危險,設法到了南京,先后拜訪了臨時大總統孫中山和副總統黎元洪,以及外交總長王寵惠、司法總長伍廷芳、實業總長張謇等人,報告了美國正在籌備的萬國博覽會的事情,并代表博覽會籌委會,邀請中國政府屆時派員參加。盡管時局維艱,新政府所面臨的問題千頭萬緒,但孫中山先生等還是保證,一旦局勢穩定下來,中國新政府將積極設法籌集款項,不僅要派展團參加此次博覽會,而且要辦得比歷屆都好。之后,大賚又北上北京,嘗試同以袁世凱為首的北方政府接觸、溝通。后因受一起針對袁世凱的未遂暗殺事件影響,大賚在京期間未能見到袁世凱。但他還是通過美國駐華公使的幫助,設法見到了北方政府的署理外長胡惟德(外長陸征祥未到任前,由胡惟德署理),表達了美國擬邀中國參加巴拿馬博覽會的意愿。
    1914年,巴拿馬博覽會又派勸導員愛旦穆專程來華勸導中國赴賽。他3月抵達上海,4月趕到北京面見了袁世凱,力呈博覽會邀請之盛情和中國參賽之利舉。美國招展遣說客,華府籌賽總動員。正是由于羅伯特·大賚等美國人的游說、牽線搭橋,中國官方和民間對巴拿馬博覽會都有了強烈的反應。朝野普遍認為,這是中國實業界觀摩學習的好機會。通過這次博覽會,可以促進中美之間的了解和加強同世界各國經貿關系的發展,并由此加快中國物產的改良。因此,主張中國必須積極參與。
    在這種共識和一片呼聲中,中國政府于1914年5月作出參展決定。中華民國政府當時的大總統袁世凱批示,由工商部、農林部、教育部、財政部協同負責籌備有關參展事宜。任命陳琪為赴美賽會監督兼籌備巴拿馬賽會事務局局長,選定成員,成立籌備“巴拿馬賽會事務局”。編訂辦事章程和中國赴賽展品分類方法,通知并動員各省籌辦參展物產。各省也先后相繼成立“赴賽出品協會”,負責征集產品。1914年初至7月,中國政府又成立了駐美事務局,開始組織赴美賽會觀光團。有關部門也通過了赴賽建筑中國專館的圖式和方案,派專人前往舊金山博覽會現場修建中國館。
   據此,中國政府一方面遴選赴展能人,除商業樞紐、通都大邑等地的人才外,還特別注重選擇一定比例的內地土特產地的商貿人才。并根據實際情況,對他們進行有針對性的培訓。教授一些常用的英語、禮儀、外貿、裝潢、繪圖、攝影等知識和技術,以使之能較好完成參賽的推展和學習交流任務。另一方面,派員兵分三路,本著凡是能體現中國國格,增添中國榮光的產品,要大力倡導參賽;凡是粗劣、陋俗以及帶有國恥的商品,一律不準許參展的原則,赴各省督辦和審查參賽物品。北路負責直隸、山東、奉天、吉林;中路負責河南、湖北、湖南、江西、安徽;南路負責江蘇、浙江、福建、廣東;一些較邊遠的省份,則就近并入以上各省接受審查。
    五年前舉辦的南洋勸業會,為此次巴拿馬博覽會在參賽人員的組織和參賽物品的征集等方面提供了很好的基礎。所以,到1914年底,短短幾個月中,中國便迅速組成了以陳琪為首的40余人赴美參賽代表團。其中有監督一人,專任和兼任委員各4人,事務員8人,各省委員等19人,雇員5人。他們不少都是曾參與舉辦南洋勸業會的骨干。代表團于12月6日由上海出發,12月29日安全抵達美國舊金山。同時,籌備參賽物品的工作也緊鑼密鼓地展開。如廣東等很多地方在征集參賽展品時,基本上就是依照南洋勸業會獲獎名冊按圖索驥。凡在南洋勸業會上獲獎的商家,一律敦請提供展品參加巴拿馬博覽會。貴州省也依舊以“AG造酒公司”的名義,推薦了“成義”、“榮和”兩家作坊的AG酒樣酒參展。貴州除AG酒之外,還有科學儀器乘方積木和小學教育參展(最終獲得大獎)。
   
    二、AG酒借“酒香為媒”評委徑授“榮譽勛章”

    中國政府館正式開幕后,巴拿馬博覽會逐步進入高潮。各國展品經其本國代表詳細介紹、演示,觀眾反復比較、交流,突出者漸獲公論。當時,以農業產品為主力的中國展品,一開始是沒有多少特別吸引力的,每日參觀者不是很多。AG酒更是裝在一種深褐色的陶罐中,不僅包裝本身就較為簡陋土氣,而且又是陳列在農業館,雜列在綿、麻、大豆、食油等產品中,根本一點也不起眼。
    因AG酒有在南洋勸業會獲獎的歷史,很受中國代表團推重。怕這樣有競爭力的展品被埋沒在農業館,于是有代表提出將AG酒移入食品加工館陳列,以方便突出其位置。搬動時,一位代表不慎失手,一瓶AG酒從展架上掉下來摔碎了(此即后來傳為佳話的《怒擲酒瓶》故事來源)。陶罐一破,AG酒酒香四溢。中國赴賽監督陳琪等人在南洋勸業會評獎時就品嘗過AG酒,在舊金山中華會館的宴請中,喝的也是AG酒,知道AG酒醬香馥郁,且有空杯留香的特點。見此不免靈機一動,于是建議不必換館陳列,只需取一瓶AG酒,分置于數個空酒瓶中,并去掉蓋子,敞開酒瓶口,旁邊再放上幾只酒杯。正好利用農展館展品氣味不濃,閑人不多的特點,任AG酒揮灑香氣,隨專業人士品嘗。
    AG酒酒香主要是由酒中的代謝產物產生。敞開的AG酒在酒及其香充分暴露,更為濃郁。此舉果然非常奏效,博覽會會場里的參觀者們紛紛尋香而來。更有好奇者順手拿起酒杯,爭相倒酒品嘗,一致“咂”“咂”交口叫絕。農展館里因之一時人頭躦涌,熱鬧非凡,很快產生了轟動效應。
    中國展品以農產品為重頭,故大部分陳列于農業館中。AG酒以酒香為媒,產生轟動,吸引了大量看客,不僅自身為公眾所認識,成了眾多展品中的明星,而且為中國整個農業展品招徠了眾多的參觀者,大大增強了人們對中國展品的認識和了解的機會。如今,新包裝的AG酒在包裝盒里增加了兩個酒杯的創意,也是受此啟發。除有裝飾和實用價值外,更含有紀念巴拿馬世博會的文化意義。
    時至五月,博覽會開始醞釀并成立展品高級評審委員會。美國是大會東道主,按國際慣例,由美國派人出任高級評審委員會的會長和副會長。秘書長經公推,分別由美國、澳大利亞、阿根廷、荷蘭、日本、古巴、烏拉圭、中國代表出任。經高級評審委員會協商提名,又組織成立了展品評審團。展品評審團由來自世界各國科學、藝術、工商界代表500余人組成,并根據其專長,以展品門類為范疇,分成若干評審組。中國共有16人參加展品評審團,涉及參展的大部分展品門類。
    根據此次博覽會參展產品的實際情況,經與會各國代表的充分討論,高級評審委員會決定,展品評比共設立六個獎項,包括沒有獎牌的鼓勵獎分為四個等級。即:(甲)大獎章(Grand Prize)、(乙)榮譽勛章(Medal of Honor)、(丁)金質獎章(Gold Medal),以上三個獎項均為一等獎;(戊)銀質獎章(Silver Medal),為二等獎;(己)銅質獎章(Bronze Medal),為三等獎;(丙)鼓勵獎(Honorable Medal)。
在整個巴拿馬博覽會期間,共評出25527個獲獎產品,其中實發獎章20344塊,獎狀25527張。中國展品獲獎章1218枚,其中大獎章62枚,榮譽勛章54枚,金質獎章250枚,為各國獲獎之冠。在博覽會所設的6個獎項4個等級中,酒類金獎僅為5項。由于AG酒在農業館展出的過程中,已經通過“酒香為媒”的轟動效應,成為博覽會上的明星,故不必再由評審團進行評比,而直接由高級評審委員會授予榮譽勛章金獎。因此,在所有榮獲金獎的中國名酒中,也只有AG酒才能獨享“世界名酒”(World Famous Liquor)的美譽。稍后于1916年,同樣是為了慶祝巴拿馬運河通航,美國南加州又在風景如畫的海濱城市圣迭戈召開了一次“巴拿馬加州萬國博覽會”。由于“中國名酒風味獨特,又以冰晶而顯其長,受到西方各界人士的青睞。”AG酒又再次榮獲“金獎”,并與法國科涅克白蘭地、英國蘇格蘭威士忌被公認為世界三大(蒸餾)名酒。
    其實,除AG酒之外,據有關資料記載,貴州在此次巴拿馬博覽會上還有一樣產品榮獲金獎,那就是在文藝館展出的科技教學儀器乘方積木。這件展品的獲獎,由于不具AG酒那種轟動效應,貴州又屬中國最偏遠的地區之一,并不受重視,倒是真正經過專家認真地篩選,優勝劣汰,嚴格把關,通過幾輪評審,最后才一舉奪魁的。另外,在教育館展出的貴州小學教育也榮獲四等“獎詞”的嘉獎,至于獲獎的是不是黔北沙灘的耕讀書院倒還有待考證。這說明偏僻的貴州其實很早就已經走出了國門,只不過我們沒有重視,沒有繼續努力,這些前人的成就反倒漸漸給淹沒了。所以我們今天紀念AG酒巴拿馬博覽會上榮獲金獎90周年,更還有一層弘揚貴州歷史成就的重大意義。
    1915年巴拿馬博覽會的獎狀和獎章是統一格式。獎狀上標明了參展產品所在展館的館名,得獎獎項和等級,得獎展品和出品公司名稱。AG酒在農業館展出,得的是榮譽勛章,所領取的獎狀證書上印有“農業”(AGRICULTURE),“榮譽勛章”(Medal of Honor),“AG造酒公司”(MOUTAIDISTILLERYCO),“中國貴州”(Kweichow China)和“AG酒”(MOUTAI)的字祥。
    在此次巴拿馬博覽會上,中國展品獲獎的數量不僅超過歷屆,也超過所有參展國。尤其是AG酒以毫無爭議的姿態冠壓群芳,從容步入世界名酒之林,更是中國產品卓越品質展現的必然結果。為此,鄭祝三在《歡迎巴拿馬觀會諸君》一文中欣然吟詩曰:“賽會巴拿馬,支那實業家。山川興地寶,云漢絢天葩。霹靂開河面,平和祝海牙。錦標歸奪得,宏我大中華。”

    三、兩“賽會”同時舉行雙“金獎”分別捧回

    AG酒之所以一下子會在世界上引起轟動,并與法國科涅克白蘭地、英國蘇格蘭威士忌被公認為世界三大(蒸餾)名酒,從此名揚天下,并非后人的隨意渲染。而是因為實際上,AG酒在1915年8月至1916年6月之間,先后獲得了“巴拿馬-太平洋國際博覽會”(Panama Pacific nternational Exposition)”金獎和“巴拿馬加利弗尼亞國際博覽會”(Panama-California International Exposition)金獎。在不到一年的短短時間里,連續獲得兩屆世界博覽會的金獎,這在中國歷屆赴國際博覽會的酒類展品中,恐怕是絕無僅有的了。
    但是,由于對歷史資料考證的不足,現人們一般只知道AG酒在1915年“巴拿馬太平洋博覽會”上榮獲金獎,卻不知道稍后,在始于1915年下半年,結束于1916年的“巴拿馬加州博覽會”即當時一些中文報刊所提到的所謂“三志賽會”上,AG酒又一次獲得國際大獎。雖然也有不少學者知道AG酒還曾在“三志賽會”上獲金獎,但卻又誤以為“三志賽會”只是“巴拿馬賽會”的分會場,把兩個金獎混為一談,未能給與相應的重視。
    有關資料顯示的歷史事實是,在“巴拿馬太平洋博覽會”開幕不久,美國政府為了向世界展示美國開發西部所取得的巨大成就,進一步促進南加州城市的經濟和貿易發展,在圣迭戈當局的積極籌劃下,同樣是以紀念巴拿馬運河的開通為主題, 于1915至1916年之間,在南加州風景如畫的海濱城市圣迭戈(SanDiego)又召開了“巴拿馬加利弗尼亞博覽會”。這兩個幾乎同時召開的博覽會,雖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有相輔相成的意思,但客觀實際上卻代表了美國舊金山和圣迭戈兩個城市之間的相互競爭。
   美國加州舊金山和圣迭戈的兩個國際博覽會,盡管幾乎于同時召開,并存在相應的聯系和共同的主題,但在組織機構、經費來源和展陳內容、評獎方式、獎牌樣式等方面卻根本各不相同,其本質上是兩個完全獨立的國際性博覽會。只不過由于圣迭戈的“加州博覽會”召開稍晚,同時對外的宣傳力度和舉辦的經費投入相對不足,規模較為小,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和代表性似乎不如在舊金山召開的巴拿馬太平洋國際博覽會而已。但美國政府對“巴拿馬加州國際博覽會”同樣十分重視,其所享有的各種由美國政府提供的政策支持和政治地位,則完全與“巴拿馬太平洋國際博覽會”的一樣。而且,世界前來參展的一些主要國家,其中包括中國,除在舊金山萬國博覽會開設展覽館外,也大多在圣迭戈的加州博覽會上開設了相應的展區。
    由以上情況足可以看出,“巴拿馬加州國際博覽會”絕非“巴拿馬太平洋國際博覽會”的“分會場”。因為兩個博覽會不僅在組織上毫無關系,而且二者之間還存在著激烈的競爭。毫無疑問,加州博覽會實質上是一次不折不扣、獲得各國公認的國際性博覽會。
    兩“賽會”同時舉行,雙“金獎”分別捧回。由于AG酒在美國,特別是在加州已經是聲名遠播。再加上有“中國名酒風味獨特,又以冰晶而顯其長,受到西方各界人士的青睞”的廣泛“輿評”。并在“加州博覽會”上經評審團評委們輪番“反復比較”、“慎重投票”,一路過關斬將,力挫群雄,再次奪得“巴拿馬加州國際博覽會”金獎,所以終于坐定“世界名酒”寶座。
  
    四、獲獎終歸皆大歡喜杜撰無異東施效顰

   AG酒以其獨特的風味和優秀的品質,在舊金山的巴拿馬國際博覽會和圣迭戈的加州博覽會上連續獲得了兩次大獎,被譽為世界名酒,特別是后來又以“怒擲酒瓶”的軼事,被旅美華人引為抗議美國排華、辱華武器的象征,從而深受海外華人的鐘愛,名揚天下。當時,這在全國都是引起朝野議論的熱點話題,在偏僻的貴州,就更是一件破天荒的大事了。
    消息傳來,AG酒一時身價百倍,經濟前景看好。于是很快,AG酒既成為貴州及全國各地商販爭相搶購的對象,也成為資本家和官僚爭相投資的對象。重利之下,AG酒獲獎這件天大的好事,引發了一樁不愉快的事情。AG鎮“成義燒房”和“榮和燒房”兩家生產AG酒的作坊,幾乎同時亮出AG酒的品牌,將自己的產品冠以“巴拿馬萬國博覽會金獎”字樣。然而金牌究竟應該歸誰,兩家酒作坊因激烈的市場競爭而互不相讓。仁懷縣商會出面調停,但兩家各執一詞,爭執不下。調停未果,兩家只好到縣府打官司。
   當時的仁懷縣知事覃光鑾收到狀紙后,感到十分為難。其時,AG酒獲獎的消息雖已見諸報端,民間更是傳得沸沸揚揚。但是畢竟獎牌獎狀縣里都還沒有收到,具體獲獎情況無從說起,更不知大獎最終應坐實誰家。“成義燒房”和“榮和燒房”雙方過去又都的確一直以AG為品牌,所釀的酒一律統稱AG酒。不同的是各家在“茅”字之前冠上老板的姓來加以區別。成裕燒房的創辦人是華聯輝,故產品稱“華茅”;榮和燒房的創辦人是王立夫等人,故產品稱“王茅”。過去坊間向以“華茅”或“王茅”分別相稱,聽者也自心里明白,并不曾弄錯或相混淆過。可如今一較真,名稱還真成了大問題。并且兩家也都送有樣酒送巴拿馬博覽會參展,似乎均有理由宣稱自己獲獎。問題更難辦的是,覃光鑾知道這兩家燒房都有著不凡的背景。成裕燒房、榮和燒房是AG鎮AG酒業的兩霸,在省里各有后臺,哪一家也不能輕易得罪。于是覃光鑾知事知難而退,知趣地不作判斷,而是徑直向省署呈文,把矛盾上交了事。
獎牌歸屬官司打到貴州省公署,當時的省長劉顯世收到呈文,派專人前往南京國民政府查詢此事原委,終于弄清了獲獎的來龍去脈。
    原來,當初為參加巴拿馬萬國博覽會,國民政府農商部向全國各地征集產品前往參展。AG酒大概因曾經有在1905年“南洋勸業會”上獲獎的記錄,早已列入農商部征集產品的名錄。貴州省長公署自然不敢怠慢,派人按農商部名錄要求選送。“華茅”和“王茅”兩家依例均該應征,于是各自送去了自己的AG酒。農商部官員收到貴州展品后,發現這兩種AG酒均產于一地,均用黃褐色土陶罐為酒瓶。除標以“王”、“華”一字相別外,名稱相同,包裝相同,而且兩家都冠有“AG燒房出品”字樣,這與國際上其他各國商品稱謂極不協調。于是就將兩家AG酒作為一個產品,按國際慣例操作,以“AG造酒公司”為生產廠家,以“貴州公署”名義送去參展。
    農商部向貴州公署使者說明情況后,遂委托使者將AG酒分別于兩個國際博覽會所獲的大獎金牌和證書帶回貴州。根據有關資料可以推斷,當時貴州使者一同帶回的,至少還應該有貴州選送的展品“教具乘方積木”的巴拿馬博覽會大獎金牌及證書和“小學教育”的巴拿馬博覽會大獎銅牌及證書。
    貴州省公署收到獎牌和獎證后十分高興,遂召集獲獎單位和有功人員,召開表彰大會,向獲獎者分發獎章獎證,并舉辦盛大宴會以示慶祝。對兩家AG酒作坊之爭,為平息事端,也出于事實公允,省長劉顯世在會上以折衷的方式下達了裁定:“巴拿馬賽會AG酒系榮和、成裕兩戶選呈,獲獎一份,難予分給,……勿庸發給造酒之戶,以免爭執,省署留作紀念”(也有一說是交由仁懷縣商會保存)。同時宣布,兩家均可繼續使用AG品牌,標明“榮獲巴拿馬太平洋國際金獎”字樣,而AG鎮一應其它造酒“燒房”則不可擅用。仁懷縣覃光鑾知事、商會和成裕、榮和兩家“AG燒房”聽到省長指令后,均表示皆大歡喜,不再爭執。
    現存于中外的大量史籍史冊和專家考證,為AG酒獲獎這一史實提供了詳盡的鐵證。可是,當今在中國白酒行業似乎刮起了一股“歷史文化營銷風”。一些廠家,甚至包括個別著名白酒企業,也毫無根據地憑空杜撰,為自己的產品冠以“榮獲巴拿馬博覽會獎牌”、獎狀之類的文字,以試圖證明其產品歷史悠久,享譽世界。而一些被當事酒廠收買了的所謂歷史專家,也跟著捕風捉影,信口開河。于是社會上變出了多種說法,如有的酒品介紹上,居然明目張膽地寫著獲巴拿馬博覽會根本沒設過的什么“一等金質獎章”、“二等金質獎章”、“優質酒獎”等字樣。更有甚者的是,有些省在巴拿馬博覽會上根本就沒有酒品參展,也要宣傳為榮獲巴拿馬博覽會XX獎章。造成以訛傳訛,魚目混珠的局面,致使對巴拿馬博覽會不知其詳的廣大消費者真偽難辨。其實,中國赴美賽事監督兼籌備局局長陳琪當年寫的《我國參與巴拿馬太平洋博覽會紀實》,就通過“籌備時期”、“赴賽時期”、“結束時期”三個方面,對參賽全過程進行了較系統、詳細、真實的記錄。別的資料不用多查,僅翻翻此書,當前大部份假冒巴拿馬博覽會獲獎的李鬼們即可原形畢露。
   獲獎終歸皆大歡喜,杜撰無異東施效顰。AG酒巴拿馬博覽會獲獎史上雖有一段兩家燒房爭獎的“公案”,但真的就是真的,獲獎終歸皆大歡喜。可如今某些酒業,AG說獲金獎,他也跟著說獲金獎;AG說得天獨厚,他也跟著得天獨厚。但假的就是假的,杜撰者無異東施效顰,只會讓人感到可笑罷了。

| 開票信息 | 人才招聘 | 聯系我們 | | |
中國貴州AG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2016